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Gmail加强安全:若用户被政府监控可收到警告


2019-08-20 22:10:42

宣城哪有做证的【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标题:既当主管又当“出纳” 交通运输局长“任性”用权毁前程

邓绍忠从一名农家子弟成长为一名正科级领导干部,他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本可走得更远更好,但邓绍忠在担任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后,首先考虑的不是如何扎实工作,为民谋福谋利,而是无视纪律、不讲规矩,“任性”用权,最终滑向腐败堕落的深渊,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不守纪律“任性”用权

人不以规矩则废,党不以规矩则乱。对于邓绍忠来说,他的规矩则是“自己说了算”,党纪党规对他来说形同虚设。

邓绍忠担任上栗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期间,大权独揽,既当主管,又当“出纳”;既是管理者,又是“采购员”,公私不分。一张假发票,找个理由,自己签上字,就可以报销提现。2011年至2015年,邓绍忠曾先后9次安排司机或办公室主任在单位财务报销其家人和情人外出旅游购物费用累计18万余元。多次采用虚列支出事由、虚开发票的形式套取单位财务资金190余万元,其中邓绍忠个人占用40余万元,单位俨然成了他的“提款机”。

不守纪律、不讲规矩,最终都要为自己的贪婪付出沉重代价。邓绍忠在个人检查中说:“我今天这个结局,正是目无纪律、放任自流的结果。”

受贿索贿“任性”要钱

当“拿”成了习惯,“要”也就顺理成章、毫无顾忌了。

2013年10月,邓绍忠以急需用钱为由,向某公路承建商付某和胡某提出各借款30万元,并承诺一个月内归还,付某和胡某由于在其承建工程实施和工程款结算过程中都需要得到邓绍忠的关照,不得已送给邓绍忠30万元现金。邓绍忠收到该款后,投入个人账户用于炒股。

潘多拉魔盒一旦被打开,就一发不可收拾。尝到甜头的邓绍忠就此把管理职权当成了“摇钱树”。每当公路项目资金拨付给单位和企业后,邓绍忠就以各种名目要钱。往往是钱还没到,要报销的发票先到了,办公经费紧张、跑项目支出大……要钱理由名目繁多、堂而皇之,甚至有时在对方当事人不情愿的情况下强行索要钱财。

据调查,邓绍忠任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期间,先后向相关单位、企业主索贿受贿共计130余万元。

顶风违纪“任性”敛财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邓绍忠仍顶风违纪。企业送来现金、物品,邓绍忠来者不拒,嘴上说着“这是你送给我的钱,现在退还给你”,但没过几个月就变着法子索要价值更高的物品。在组织已对他开展调查时,邓绍忠还在变着法子敛财。2015年5月26日,邓绍忠得知县纪委对其有关问题进行调查后,以用于个人疏通关系为名,要某公路承建商付某以10万元的价格“购买”自己寄放在画室的一幅字画作品给他,并委托付某暂代其保管该幅字画,将该10万元据为己有。

据调查人员介绍,为规避组织调查,邓绍忠将收受和索取他人的钱财采取借条形式变成借贷关系,还多次威胁对方不能乱讲话,威胁县交通局报账员不得提供“小金库”的证据材料。

这些小伎俩、小把戏,在调查人员的质问下一触即溃,自食苦果,最终受到了应有的处分。(江西省纪委)

兰州窑街矿区发生煤矿安全事故造成1死1失联,俄冰屋酒店\"外冷内热\" 纯白世界打造冰雪奇缘

美司法部:中国公民承认窃取美军F22及F35机密技术,延迟退休对我们有何影响:交45年养老金只能领15年

原标题:北京14家医院结成康复医联体 8类患者可转诊康复医院

央广网北京5月8日消息(记者郭淼 车丽 纪乐乐)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6号,北京市医管局启动市属医院康复医联体。在朝阳、安贞、同仁等12家大医院接受诊治且急性期间病情稳定后的患者,符合条件可转至小汤山及老年医院接受康复治疗。据了解,目前,该康复模式已覆盖脑卒中、脑外伤、骨折术后等8病种。

北京市医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国现有8300万残疾人、2.7亿慢性病人和1亿慢性疼痛患者,对康复医疗存在巨大需求。

那么医院康复医联体能否保障患者的连续治疗?患者的费用又是否会上升?

杨中华是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主治脑卒中、脑梗死等疾病,他的大部分病人治疗后仍不能自己走出医院,大量压床,而新的病人又很难住进来。

杨中华介绍,“我们每年出院病人大概有7000-8000人,大概有三分之二的病人需要康复治疗。心理的恢复、肢体的恢复,他的语言的恢复,认知功能的恢复,主要的治疗就是康复,药物治疗作为一个辅助。”

杨中华直言,由于北京康复医院难以有效与治疗医院对接,很多患者术后不得不回家,这给部分患者的康复带来一定影响。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6日北京市正式建立市属医院康复医联体,实行康复患者双向转诊机制。也就是说今后,朝阳、安贞、同仁等12家医院的脑卒中、脑外伤、脊髓损伤等8种患者术后可转到小汤山医院和老年医院接受专业康复治疗。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福音。

小汤山医院康复科主任武亮介绍,“他来了过后我们首先要做预评估,在医生、护士、营养、运动的专家、心理的、膳食的,14个中心或两个治疗室的人员来参加,制定一个方案。”

目前小汤山医院和北京老年医院共有康复床位345张,武亮说,为了可以接纳更多需要康复的患者,小汤山医院正在竭尽全力扩大床位,“去年是150多张,今年的话一下子变成290张床位,我们五年计划最低要达到400张床位。5年内,我们还要建一个康复大楼批了2000张床位。”

在卫生法学会理事郑雪倩看来“2+12”的医联体模式其实是更好的将现有医疗资源最大化的利用。

郑雪倩认为,北京市大部分三级甲等医院都是属于急性病诊治的医院,病人在那个地方根本不能住时间太长,本来医疗资源是有限的,如果病人在三级甲等医院住的时间太长就会影响到下一个病人的救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这么一个联合体,把康复都联系起来,大医院的病人需要康复的时候就转到这些医院去,进行一个系统的康复治疗,对于这个病人看病的连续性,以及让出一些资源,让更多的病人能够享受到紧急和高水平的治疗,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据统计,2015年北京市属医院平均住院日是8.3天,而我国香港地区和美国都不到7天。如果通过康复患者的有序转诊,把市属医院的平均住院日降到7天,那么按照去年9家市属医院收治47.32万名来测算的话,就能多解决7.17万名患者的住院问题。所以 郑雪倩认为,康复医联体值得未来在更大范围推广。“国家应该统一规划,比如说,把一些三级医院跟康复医院联系(起来),这样的话他们就会有序的发起上下联动,而且从三级医院转到康复医院的时候,三级医院医生和康复医院医生要有联系,这样病人有变化的时候,三级医院的医生可以直接去指导,这样才是真正的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的一部分。”

此外,针对很多患者关心的转诊后的医保报销问题,北京市医管局副局长吕一平表示:已经跟医保部门进行了有效协商。转诊的过程中还需要患者重新选择一下,但是当天就能够解决,所以报销环节没有任何障碍。



相关报道:视频:《相爱吧2》第二期预告抢先看
相关报道:泉州口岸首次进口台湾冻水鲨鱼胴体
相关报道:城会吃?|?让人脑洞大开的创意海鲜饭,这回又涨姿势了!
相关报道:凯里做一个房产证多少钱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